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技巧

技巧

发布时间:2024-02-12 22:35:37

  1. 关于少女时代(anti勿进)
  2. “不学ABC,照样闹革命”是谁说的?
  3. 文学少女的结局

一、关于少女时代(anti勿进)

夙愿绝不会那样做的 虽然我不是 但我也是喜欢少时的 二 她们的舞跳的都很好 但总得有个领舞吧 孝渊本来就跳的好 三 帕尼很久都是长发了阿 亲 她自有她自己的魅力所在 而且她的唱功也不差 再加上主持 和弯弯的笑眼 这些怎能叫人不喜欢? 五 九只都是亲人般的存在 关系当然都挺好 六 因为不是sone 所以 她们的私人事我不是很了解 总之 我认为少女时代是值得人喜欢的 希望亲能采纳~

二、“不学ABC,照样闹革命”是谁说的?

36年前,一个15岁少女的自杀把偏僻小镇马振扶推到了风口浪尖。36年后的今天,“马振扶事件”的主角之一依然安静地生活在小镇上,并影响着小镇的教育事业——

烈日炎炎的7月,汽车在曲折起伏的唐河县乡间公路上一路颠簸着驶向桐柏山余脉深处,在山里面,一个叫马振扶的偏僻小镇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36年前,一个15岁少女的自杀把这个偏僻小镇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全国人民的视线焦点。

时间回溯到1973年7月的马振扶中学,初二女生张玉勤在一场英语考试中交了白卷,并在试卷背面写道:“我是中国人,何必要学外文,不学abcd也能当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为此,张玉勤受到班主任杨天成的批评教育,几天后跳河自杀。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这一事件被“四人帮”定性为“修正主义在教育上的复辟”,班主任杨天成、校长罗长奇被“四人帮”揪住不放,批斗判刑,马振扶中学所在的唐河县掀起了一股“批林批孔批罗杨”的浪潮,280余人遭到批斗。最终事件带来的影响蔓延至全国,一批忠于职守、热心教育事业的中小学教师被打成“复辟”典型,或下放、或撤职、或开除公职,甚至被判刑。这就是著名的“马振扶事件”。

36年过去了,“马振扶事件”的受害者早已在1977年得到平反,一些当年的经历者也早已找不到踪影。当人们都不愿意再去回忆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时,事件的主角之一、72岁的杨天成老人依然安静地生活在这个小镇上。36年前,因为教育,他成为焦点,受尽磨难,苦不堪言;36年后,虽然早已退休,他依然深深地影响着马振扶的教育事业,三个儿子、一个儿媳都是老师,“教书世家”的美名传遍乡里。

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

马振扶乡街道旁的一条小胡同里,坐落着一个独门小院,杨天成老人与老伴儿就住在这里。院子不大,栽满了花草、蔬菜和果树。走进小院,只见枣树下摆放着一张小桌子,老人正戴着老花镜,用红笔在一本《资治通鉴》上认真地批注着,旁边放着两本泛黄的字典。几十年的教书生涯使老人与书早已难解难分,看书看报成了他退休后每天的必修课。老人深居简出,除了每天早晨必需的晨跑、看电视新闻外,看书就几乎成了生活的全部。“这些都是我年轻时买的书,现在没事了就想好好看看。”老人说,下一步准备看《史记》。

老人又拿出一本《宋词鉴赏》,翻开一看,只见密密麻麻全是红笔小字,有的是生僻字的翻译,有的是自己的心得体会,字迹工工整整。在这本老人用了3年时间才看完的书里,我们发现了一个发黄的小红本,上面用圆珠笔工工整整地写着英语音标,后面括弧里写着汉字发音。当年就是因为英语,老人才遭受了无妄之灾,所以这个发现多多少少令我们感到一丝惊异和困惑。

只有重回旧地才能重拾尊严,原来,出狱后,老人不顾亲友劝阻,又回到马振扶中学教书。随后的几年,老人的四个儿子也先后登上了马振扶中学的讲台,父子同台育人一时成为当地佳话。如今,老人的长子杨峰转行在唐河县工行做外汇,其他三个儿子杨书伟、杨书峦、杨书民及儿媳刘汉坤仍在马振扶教书。

对于孩子们从事这个曾经让自己很受伤的职业,杨天成毫不介意,甚至有些自豪,“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四人帮’不让我教书,正说明教育的重要性,所以我偏要教好。”杨天成说,娃儿们想要教书的确有赌气的想法,但这条路完全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儿子把父亲“赶”下讲台

父子虽然同台教书,教学方法却大相径庭。杨天成1997年退休,1998年被学校返聘任政治教师,但是上了一段时间的课,就被小儿子杨书民“赶”下讲台。原来,杨天成的教学方法在接受新式教学方法的小儿子杨书民眼里,早已成为古董。“老整家儿不沾闲”,听了父亲讲的政治课,小儿子反过来教育起了老子。

“他们现在都是启发式教学,给学生充分的时间,让学生自己利用。”杨天成说,“不像我们,生怕学生学得少,填鸭式地满堂灌输。”在这点上,杨天成倒有点佩服儿子。“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杨天成说,“从前教书时,农村教师资源稀缺,好多中小学老师都是身兼多职。”过去马振扶贫穷偏僻,交通不便,别人都不愿意到这里来教书,一个老师教好几门课也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不像现在这么专业。

现在杨天成每天晚上必看《新闻联播》,了解国情和新政策。“那时候流行的是‘洋奴哲学’。”杨天成说,“学习国外的东西就是崇洋媚外,就是不爱国。我们那一代人生不逢时,在国家底儿最寒的时候知识没地方用,不像现在,国家强大了,在国际上交流也多了,要是不学英语,我们不但没办法把国外的先进东西引进来,也很难让外国人了解我们。”

5岁的小孙女上幼儿园就开始学英语,放学回家就拉着爷爷盘学问:“苹果用英语怎么说?”面对小孙女的提问,杨天成应付不了,因为在他那个年代学英语都是先学字母,再学音标,最后学单词的意思。“现在的小孩儿从小就学英语,什么香蕉、梨、苹果……用英语说得很溜。”杨天成脸上满是欣喜,看得出来老人很以孙女为骄傲。

干教育就要干好

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下午3点多见到杨天成的三儿子杨书峦,他在学校接受了6个小时的培训,听说我们来了,便匆匆从学校赶回来。

1990年毕业开始从教至今19年,杨书峦的职称仍然是小教一级。不过,对于这个他并不在意,平时还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19年的教书生涯中,杨书峦的业绩一直很突出:今年刚被评为唐河县优秀教师,所带班级8门课中有7门课在年级评比中位列第一名,他还编著了内部练习教材。提到这些成绩时,杨书峦憨憨地说:“这没啥!”杨书峦虽然讷于言辞,却和父亲一样是一个极为负责任的老师,经常给学生家长打电话沟通,也经常去学生家中家访。

“不管是造氢弹、子弹、原子弹,都离不开教师,离不开教育。”杨天成至今不后悔从事教育事业。他说,现在教育条件这么好,干教育就要干好。杨天成在马振扶中学先后教过语文、英语、政治。当我们问到他对于人生的起伏有什么评价的时候,他沉思了一会儿,坚定地说:“无怨无悔!”

实际上,当年的马振扶中学已经改成了小学,现在有6个年级。原来的中学变成了马振扶二中,是1997年靠乡政府、百姓集资300万元建起来的,占地40亩,有12个班、600余名学生、40余名教师。

据马振扶二中化学老师汪华甫介绍,现在学校的教学手段都实现了现代化,2006年国家又拨款配置了多媒体教室,开设了信息课。老师跟以前相比也趋于年轻化,学历上也有了更高要求……

有人曾说,唐河县以前靠两个人出了名,一个是冯友兰,另一个就是张玉勤,前者是教育的受益者,后者则是教育的受害者。如今的唐河又一次以她实实在在的发展为人所知:“全国粮食生产三十强县”、“栀子之乡”、“新兴镍都”等光环让这个有着130万人口的农业县再一次引起了世人的注目。而这些,都与教育的飞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正是有千万个像杨天成这样的老师、像杨家这样的教书世家的辛勤努力,才将“读书无用论”彻底抛入历史的深渊。当年的“白卷英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如今的中国正以大踏步的姿态行走在开放的大道上。“不管是造氢弹、子弹、原子弹,都离不开教师,离不开教育。”杨天成的这句话回响在耳边,告诉我们,只要心火不熄,教育就不会中断!

上一篇

三、文学少女的结局

  终于全部看完了文学少女,中间心中有许多快乐,也有许多不快,相信都能过去吧。一直也有很多感想想发表,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现在也有个动力来完整的说说了。各位别急着拍(你要看不下去就不看了,不要直接喷,看完了欢迎探讨。。)

描写手法什么的就不说了,我觉得写作技巧很好,作者也是个写过不少作品的人了,也想过些很多其他感想,拿起笔又不知道怎么说,也许,我根本就不关心这些。

下面我就只说说我的对结局的看法吧。根据我的观点。心叶应该和七濑在一起的,虽然从小说的结局来看,貌似心叶和学姐在一起了,但正如作者自己在小说中说过的,从不同的角度,能看出其他东西。我认为作者的构筑的实际情况是,心叶和七濑在一起的。

我们来看一下每个人。

首先是心叶的初恋,美羽;两人曾经是互相的那么相爱着,然而这场恋爱无论如何都只能以悲剧结束。因为美羽为了对心叶的爱已经付出了太多,在她已经快要被家庭崩溃的身体和思想里,还要为心叶写出那么多故事,原本就不可能一直继续下去。因为心叶太快乐。他只看得见快乐,这样子美羽肯定会受伤,然而美羽和他互相爱着,以至于无法摆脱这个情况。心叶作品的发表更是激化了美羽心中的创伤。美羽看到了心叶是多么的爱着那样的自己,也清楚自己是多么的爱着他。然而,她知道心叶爱着的那个自己,不是真正的自己,因此才会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然而,她却没想到,心叶对自己的爱没有那么的肤浅。心叶说他想变成树,因为美羽像鸟一样,所以他要让美羽能够依靠。其实,心叶虽然不知道美羽的很多情况,但他能感受吧美羽其实是需要支持,而不是一个人痛苦的活着。在美羽的重生之后,心叶对美羽的感情不可能没有,然而他们重新在一起有可能么?

对于美羽这个角色,我是很喜欢的。因为在问到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时候,美羽回答道,“想成为让大家得到幸福的人”,但是从这个方面看,美羽一直不曾改变过,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而其他几个人的回答,我们也能感受到他们的性格和痛苦,但那些大多数是自己面对的各种问题,而只有美羽的心中真正重视的东西,比大家更重要。心叶想成为“能面对自己的人”,心叶已经决心与过去的自己告别,走向崭新的道路,因此,他变得能够正视美羽,在他重新讲述曾经对美羽想过的告白时,已经意味着他与过去告别了。从文中可以看出来,两人一直是互相喜欢的,然而喜欢不一定适合在一起,可能带来痛苦。即使是重生过后的两人,由于曾经的伤,能重新面对对方,也不会走到一起,因为心叶已经和过去的心叶不一样,他已经决定同过去的自己告别,如果再和美羽在一起,他之前的做法就完全没有意义了,两人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面对了。

接下来看远子学姐,我认为两人走到一起也是不可能的,至于为什么呢,首先我们能很明显的看出两人之间互相的好感。两人都是那样爱着那样天真、纯粹的对方。然而实际上,学姐却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感情并且欺骗着心叶。“跟她在一起就撒不了谎”,不是因为学姐很特殊,而是因为她通过心叶的小说了解到了心叶真正的内心,所以知道该如何应对他,就像当年的美羽一样。其他人都只看到了心叶的外表一面,没有深交的话,无法让心叶敞开心扉。然而,为什么同样了解真正的心叶,学姐、美羽和七濑又不一样呢?美羽虽然了解真正的心叶,但她毫不掩饰对心叶的喜欢,同时又对比心叶而对自己产生了悲凉,她为了不给心叶麻烦而从不把烦恼告诉心叶。而学姐从一开始就是想利用心叶,而且她认为心叶能够有那样的作用,所以她在一步步的激发着心叶,就好像流人做的一样(姐弟俩真像),此外,和学姐在一起的心叶,或许已经意识到和美羽在一起时由于无法敞开心扉所造成的遗憾,不想再对亲近的人伤害。这从初中时,心叶也有过不少朋友可以看出来。心叶在高中一开始,就只有学姐这么一个朋友,因此对她敞开心扉,学姐也很狡猾呢(笑)。而七濑就比较悲哀了,和心叶的关系进了的时候,心叶正在纠结之中,而且看着受伤的美羽和学姐,他不想让七濑再受伤,因此对七濑隐藏了那么久,是的,他真正不想让受到伤害的是七濑,然而为什么他的行动总是让七濑受到伤害呢?你可以说是因为他喜欢远子,但是更多的是被算计了,被远子姐弟彻底的算计了。最后他的确成功的化解了学姐家的矛盾,连小说也出了。然而这还不够,真正心叶一直被算计到最后,从学姐一开始告诉他那个算命结果开始,一直到最后二人的重逢,都是算计好的。你也可以说是心叶自己的选择,但是,我不认识他会做出这种选择。最后两卷的主题是《窄门》,以及叶子的作品《背德之门》,在这两部作品中,每个人都在不断的寻找自己的定位,究竟是自己的哪个角色,自己该不该跨过那道窄门?答案很明显是不该。为了成就跨过那道窄门的叶子,远子的父母死了,这种事情还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嘛?无论远子,心叶,或者是七濑,谁要跨过那道门窄门,都会给其他两人造成不幸。远子在走的时候,虽然说自己要跨过窄门,让七濑和心叶在一起,然而在最后她却折了回来,她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跨越窄门。

作者:圣精灵之光 2009-1-5 22:45 回复此发言

--------------------------------------------------------------------------------

2 文学少女结局分析。。(别忙着拍。。

到最后,跨过窄门的不是心叶,不是远子,反而是七濑?这很不合情理。《窄门》的结果,只有朱丽叶获得了“幸福”,而且不是真正的,另外两人也是没有获得幸福。在《背德之门》里,更是无论谁也没有获得幸福。这两种情况是不可取的。,而现实的结果,七濑没有获得真正的幸福,而远子和心叶两人的幸福。似乎这看起来已经是最佳结局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可以看出,如果没有流人下毒的意外事故,天野一家人是可以那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唯一的遗憾是没有解开的心结。而现在心结已经解开的情况下,那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最后就说说七濑吧,她是我这本小说里最喜欢的人物,也是从一开始就喜欢到最后的人物。我可以说她比其他人更接近心叶,因为其他人的背后,都没有她那份纯真。她和心叶是一样的人,从一开始都是如此的纯粹,然而心叶却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改变了许多,(不过仍然没有丧失那份纯真吧,我认为。)除了她和美羽,其他人都是抱着目的性去接近心叶的(所以我也喜欢美羽。。),她并不要求心叶来支撑她,帮助她,反而是自己为了支持心叶付出了那么多。而且,她从一开始就是认识了那样纯真的心叶而喜欢上那样纯真的他,而不是从他的任何作品里。和心叶在一起的美羽会由于反差感受到心中的痛苦,而七濑不会,和心叶在一起的时候她是那么的为心叶着想。在夕歌的事情上,可以说是心叶帮助了他。也正是多亏了那次事件,二人才获得了那样的了解。可以说,两人的关系是靠着夕歌的死亡换来的,是夕歌一生的最后的愿望。可以那么轻易就被背叛么?我不认为是那样脆弱的关系。七濑对心叶的感情是最纯粹的,不掺杂其他任何杂质的,没有嫉妒,没有需求,只有真正的喜欢。初中时的心叶和美羽两人在一起,是快乐的,然而会给美羽痛苦。这份痛苦的原因是来自自身,对自身不幸与无力的悲哀。学姐和心叶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她的心中虽然隐藏着很好,但也充满了对自身的哀伤,同时充满着对心叶的渴求,希望他来帮助自己。比起这来,七濑和心叶在一起时候,内心也是痛苦的,然而这个痛苦不是因为她自己,而纯粹是因为心叶的烦恼而烦恼,她会为心叶而不断的担心着,就是这么纯粹,只是希望能够和心叶在一起。然而同时,七濑是最不幸的。她没有任何帮手,美羽有芥川以及千爱的帮助;远子也有流人的帮助,在这场残酷的爱情游戏面前,七濑几乎没有任何胜算,然而她却凭着自己内心的力量,一次次坚强的站立起来并且给予心爱支持。当她对心叶说“这个围巾能给我么”的时候,她对于和学姐之间这场无声的战斗下了多么大决心——我只是纯粹的喜欢心叶而已啊,你们需要心叶的帮助,我也会一起帮你们的,但是只有心叶不行!不能交给你们!我不会输给你们的!要证明给你们看!她就是这么决心的。在所有人都想着要心叶出书时,只有七濑是爱着那个真正的他,等待着那个真正的他,守护着那个真正的他。

或许,恋爱有各种味道。和美羽在一起时,是青涩的;和远子在一起时,是馨香的;而和七濑在一起时,才是甜美的。

心叶是树,美羽是小鸟。心叶给予飞累的美羽以强烈的支持,而美羽又不断向心叶送来歌声,带来风的讯息。美羽的愿望,就是能够给人们带来幸福,作为一个传递幸福的使得,心叶就是她停息的港湾,然而不是她旅途的伴侣。在她的飞翔旅途上,她需要一个能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伴侣。那个人,我想比起心叶来,芥川或许更合适。芥川就像一只雄鹰一样,既威武,又可靠,而且能够引领着美羽的步伐前进。

心叶是树,远子是土壤。远子守护这心叶,不断地向心叶灌输营养,使他变得更加粗壮,而心叶也不断净化着远子,并且给予她养分,使她变得更加坚强与健康。他们俩就是这样一种关系,远子一直支持着,守护者心叶,而心叶也一直回馈着远子。远子是土壤,因此,无论心叶在哪里,都能感受到她就在脚下,就在心里。然而,作为大地的远子,虽然对于她来说,心叶是一棵特别的树,然而却不是只属于她的树。正如远子的父亲一样,作为编辑与许多作家合作,互相之间也有那么多的默契与互相支持,然而终究不是完全属于她的。在相同的土壤上,一棵又一棵的树生长过,然而土壤真正需要一直陪伴的,却是料理土地的人。这个人要负责松土,除杂草,使得土壤更加肥沃。当土壤足够肥沃时,还有把她传播,带到别的地方去,让这个世界充满了肥沃的土地,支持一棵又一棵的树。

作者:圣精灵之光 2009-1-5 22:45 回复此发言

--------------------------------------------------------------------------------

3 文学少女结局分析。。(别忙着拍。。

心叶是树,七濑也是树。两棵树互相依靠的树。就是这样,彼此保持着默契,彼此互相支持,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他们拥有着相同的东西,也拥有着不同的东西。每一棵树都能吸引不同的动物和昆虫居住,开出不同的花,结出不同的果实,然而他们却能够彼此互相分享这一切。自己的叶子,果实会落在对方身上,被对方吸收,自己的小鸟,昆虫,动物朋友们,也会到对方身上互相串门。当对方遇到了痛苦,自己能够依靠互相连接的根和支杆来支持对方;当对方获得了快乐,自己能够与对方分享。就是这样一种关系,这才是真正互相爱着对方的表现和证明吧。

也因此,我总觉得适合和心叶在一起的是七濑,可是结局为什么是和学姐呢?学姐还真是狡猾呢。我仔细一想,可能作者也很狡猾呢。

在最后一本书里作者说,叶子小姐,在她的作品里,“依靠着身为作家所编织的谎言,巧妙的把真实的情节替换掉了。”那么,同样的事情是不是也发生在作者身上呢?发生在本篇小说里呢?在心叶生活的那个世界,他一定正和七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

其实,从文中也能找到不少提示吧。作者曾经借助远子之后,借助心叶之口不止一次的说过,同样的作品从不同的角度看会获得不同的结果。这会不会是种暗示呢?

文学少女就像作者说的那样,或许“原本不存在”。试想一下根本就没有远子这个存在。心叶会怎样?会因为美羽的打击一蹶不振吗?一定不会。

是的,没有文学少女的力量,心叶也会好好的生活下去。

如果没有文学少女,原本心叶的小说就不会被发表,“井上美羽”不会存在,而心叶就会按照计划那样向美羽表白。然而,就像心叶意识到的那样,美羽是一只鸟,总有一天会张开双臂飞往自己的蓝天。在那之后,之前默默看着他的七濑,相信一定会走到他身边,作为同样的形象陪着他。两人一定能依靠这种互相支持走下去。那么。假设心叶的小说发表了,美羽真的给心叶带来的那样的打击,没有文学少女的帮助,他能走过来吗?我认为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相信,一直默默看着他的七濑也总有一天会走到他身边去,去帮助他,去支持他。虽然一直以来七濑都只能那样看着痛苦的、失去微笑的他,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得到足够的勇气去说出心中真实的感受,就像心叶自己曾经对美羽的感情一样。七濑虽然单薄,但是她拥有的意识和远子一样坚强,我相信凭借她的力量,也可以挽救当时的心叶。也许你说是我妄想,“没有学姐心叶是完全不可能的啦”,我承认学姐是解开了不少谜团,唤醒了很多人,然而真正拯救心叶的,是谁?是谁在心叶即将和美羽一起跳楼时候依靠电话铃唤醒了心叶?是谁让心叶识破了美羽装成小孩的诡计?似的,是七濑,她让心叶看清了自己,也看清了美羽。真正拯救心叶的是七濑,虽然学姐确实或许拯救了美羽在内的许多人。

作者这么构思,不是没有道理的。文学少女“原本就不存在”,恐怕才是真正作者想暗示的吧。

在最后,心叶决定成为“惠临神明的作家”,然而,叶子要成为这样作家的事情原本已经被他否定了。他自己为何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从今以后,我要像小丑那样藏起悲哀而笑着。时而会像幽灵一般渴望,时而会作为愚者定下决断,但就算背负着堕落天使的污秽,我也要在胸中怀抱着花与月,像朝着圣地前行的巡礼者那般继续走下去。最后,成为惠临神明的作家。”这太奇怪了。怎么看作者都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将前几卷的名字串在一起的这句话,本身就是个大玩笑。这样的一些人人,已经都成为被文学少女拯救,获得新生的人,原本对于他们的存在,作者本身就持有否定态度。心叶怎么会成为这样的人呢?

另外在看看结尾,作者说心叶决定一个人活下去,然而在新编辑(远子)到达的时候,却穿出了预言中的装扮,迎接着她。这难道不是一个矛盾么?作者为什么刻意留下这么大的矛盾?或许就是想通过这个矛盾让我们明白,最后这个结局和文学少女本身一样,是虚构的吧。

作者正是想告诉我们:别被文字描述所迷惑,就如叶子一样,作者在真实里掺杂了虚假。不过,放在这篇小说里又是一种更深的手法,在这个小说构筑的世界里,也掺杂进来了作者的虚假。“读者是会背叛作者的。”作者深知这一点,她与我们开了个玩笑:你们尽可能背叛我吧。这或许是她的狡猾之处,这样能让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结局,喜欢学姐的读者从原本的结局可能感到高兴,而喜欢七濑、美羽的读者里或许能从中读出其他的真实来。

主要角色的每个人,基本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只有七濑没有,和臣也只是要去看演唱会而已,终究没有发生什么。是真的没有发生么?还是或许本来就是作者的暗示。此外可以注意到,在机场送别时,并没有交代两人关系,甚至心叶说“谢谢你。琴吹同学真的是我有点配不上的女朋友呢。”这句话表达的很暧昧,或许是说,实际上,两人又成为了男女朋友也说不定呢。抛去虚假的矛盾,剩下的真实究竟怎样,还是靠读者体会吧。

最后说一句,我这并不是在yy,而是确实的一个分析。我确实喜欢琴吹七濑这个角色不得了,但是并不是因为这一点而故意挖空心思找证据,而是我看完全文的真实感受。在看的过程中,我难受过,郁闷过,但是当看到结尾的时候,我却感受到一种十分的平静与快乐,因为这个结尾过于蹩脚,以至于让我一眼就觉得是为了让你觉得虚假而写的。“读者是会背叛作者的”,作者狡猾的说。是啊,她可能也想等待着读者的背叛吧。因为她也知道,真实的情况应该是怎样的。只是,她太喜欢远子这个角色了,以至于为她特意构造了这个结局吧。真实的结局,留给细细品味的读者去发觉吧。

恩,就写到这里了。

在此多谢sdd1988 刚才理解错了,丢大了,呵呵

Top